<em id="c8fok"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c8fok"></em>
          1. <div id="c8fok"><ol id="c8fok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欢迎进入!  今天是:

 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 > 首页 > 他山之石 > 其他

              面对难民问题,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

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6-05-19 19:14:00 点击?#38382;?span id="hits">次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们已经习惯“理性的计算”,不太习惯讨论“迂腐的价值观”了。当欧洲面临汹涌的难民潮的时候,我们这里也发生了一场汹涌的口水战,其中关键的分野便是利益与道德之争。
                这是欧洲自二战以来遭遇的最大的一?#25991;?#27665;潮,主要来自叙利亚。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,导致700多万民众流离失所,其中超过400万人逃离叙利亚。就在今年,便有2700多人在横渡地中海进入欧洲的途?#20852;?#20129;。直到本月3日,一个三岁男童的尸体被发现在土耳其海滩上,照片传遍全球,刺痛人?#27169;?#22823;规模的救援行动才被引爆:5日,德国宣布开放边界,允许难民进入,随后宣布额外拨款60亿欧元应对可能到来的80万难民;10日,欧盟议会高票通过紧急难民安置计划,由欧盟各国分摊难民。
                这个大事件也终于在中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:如果只是同情,就不会有争议,但除了同情,还?#34892;?#22810;别的声音。有把责任归?#36867;?#38590;民自己的: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去更好的地方;?#24615;?#24618;欧洲人虚伪的:此前干什么去了?还有更多的人根本不赞成救援计划,他们说这是道德情感战胜了理性考量,必将使国家陷入灾难。
                9月10日欧盟主席容克的演讲能部分回答这些质疑。他说:“要治本,我们的外交政策要更加有力一些。我们不能再忽视邻居的战乱了。”他说:“是的,欧洲无法接纳全世界的可怜人。但让我们坦诚相见吧:如今逃到欧洲的难民人数是前所未有的,但他们仍然只是欧盟总人口的0.11%。”他说:“我不想创造‘移民危机会很快解决’的幻想。它不会很快解决的。但从码头把船赶回去,到难民营放火,对穷苦无助的人们熟视无睹:那不是欧洲。”
                在演讲的最后,他说:“欧洲是,在希腊科斯,?#27465;?#25226;面包递给饥饿、疲惫难民的面包师。欧洲是,慕尼黑的?#20999;?#23398;生,给刚刚到达火车站的难民送去衣服。欧洲是,奥地利的?#20999;?#35686;察,当筋疲力尽的难民?#28966;?#36793;境,欢迎他们。那才是我希望作为家的欧洲。……当未来的人们读到欧洲的这一段历史,希望他们读到的是:我们肩并肩,向?#20999;?#38656;要保护的人们开放了我们的?#20197;啊?#24076;望他们读到的是:我们一起创造了欧洲的历史,一个我们的孙辈会骄傲讲述的故事。”
                政治家的演讲总是冠冕堂皇的,国?#25910;?#27835;更主要的考量因素是利益,我们承认这一点。比如说,并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像德国、瑞典那样勇于承担责任,而是互相?#26399;謾?#27604;如,即便在德国,虽然大多数人向难民敞开了胸怀,但仍然不乏反对,今年德国已发生超过200起袭击难民事件。但并不能因为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?#27465;校头?#35748;理想的存在——至少这一次,许多人展现出了令人动容的人道主义光辉。一个很简单的?#35272;恚?#39318;先应该考虑的?#21069;錚?#28982;后再考虑怎么帮,能帮到什么份上?#27426;?#19981;?#21069;?#36825;嗤之为“圣母心”,并等着看笑话。
                网上“圣母心”的说法很流行,但这是奇怪的说法。是?#24403;?#20154;太有同情心吗?但有同情心难道不是品德高尚的表现吗?是?#24403;鶉素?#39038;现实太情绪化吗?是的,他们?#32933;?#30896;到了困难,?#39556;?#29983;活被搅动,未来还将长久地被影响,但他们在积极地解决这些问题,并没有一闪念之后就撒手不管了。难道说只有拒绝难民才算是理性?很显然,这不过?#21069;?#20919;血视为理性,把自私视为聪明,把高尚视为迂腐。
                这或许是因为欧洲难民问题离我们太远,但是,一些基本的问题——如何?#21019;?#21035;人遭受的苦难、帮助别人会损害自己利益时该怎么选择——离我们并不远。从现实情况?#27492;担?#25105;们现在连本国国民享受平等福利都不答应,还在采取种种措施试图把进入大城市的外地人赶走,哪怕制造了数以千万计的留守儿童、留守妇女?#22303;?#23432;老人也在所不惜……这个时候,讨论要不要帮助外国难民,?#32933;?#22826;超前了。我们之所以不相信”崇高“,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习惯了现实规则,并把这视为理所当然。
                这样一个后果就是:在我们的日常讨论中,价值观往往是缺位的。我们煞费苦心地计算,放开计划生育会带来多大?#20040;Γ?#25918;开城市户口限制会带来多大?#20040;Γ?#20294;?#23548;?#19978;,在通往平等自由的路上,总是要伤及特权者的利益,功利主义的计算不过是与虎谋皮。我们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:“本应如此!”基本的是非对错,难道不应该置于利益计算之上吗?这是一种沉重的伤害,但很多人浑然无觉。
                容克在欧洲议会上呼吁“议会中的你们,还有全体成员国,展示出欧洲向前奋进的勇气,以及我们相信的价值观”。当此时,我们也想问一个的问题:我们真正普遍?#27431;?#30340;价值观是什么?是时候诚实面对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合肥之友联谊会 版权所有 皖ICP备14052441号 建议IE8.0,1024*768以上的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              电话:0551-63538291 63538292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合肥市政务?#34892;?#19968;区B座19楼

              北京pk10到底怎么玩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c8fok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c8fok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c8fok"><ol id="c8fok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c8fok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c8fok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c8fok"><ol id="c8fok"></ol></div>